suirin

【授翻】Fire and Scars 第五章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59514/chapters/7181063


早餐桌上着实尴尬。格洛芬德尔在左,瑟兰迪尔在右,夹在正中的埃尔隆德仿佛前来督导这对爱情鸟的刻板监护人。格洛芬德尔不会质疑他的领主从何得知精灵王落脚何处并且消磨了整宿——他起了疑心,这点毋庸置疑。

动身前往大殿前,三人的交谈可谓和谐。隔着埃尔隆德,格洛芬德尔根本没机会和瑟兰迪尔说上半个字儿。埃尔隆德狡猾地打断、拦截然后扭转话题,主导了整段谈话的方向。

临近用餐结束他只来得及朝瑟兰迪尔投去一个绝望的眼神,接着就被埃尔隆德牢牢擒住手肘,领去了两人毗邻的书房。瑟兰迪尔投来的眼神同样绝望。

上午过半,格洛芬德尔撂下了供给清单和账本,懒得多看一眼,他的思绪乱作一团,身体有如火在烧。他试图估算出即将迎来寒冬的伊姆拉崔每天要消耗掉多少粮食,而脑中浮现的唯有瑟兰迪尔热切迎合自己的身体,以及两人终于肯下床迎接新一天前他送上的柔软嘴唇。

他真想一把推开文件,冲出房去找精灵王。想象一下有他在怀中的样子,瑟兰迪尔也一定会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他渴望瑟兰迪尔,只要能再一次结合,他不在乎是否会雌伏于精灵王身下。

长袍忽然变得窒息,格洛芬德尔呻吟着向下伸出手按住自己,臀部无意间朝前挺了挺。他好奇起瑟兰迪尔的下落。

很快他就知道了。

隔壁埃尔隆德书房的喧哗声越吵越高。其中一方显然是瑟兰迪尔,另一把更加柔和冷静的嗓音则属于埃尔隆德本人。

格洛芬德尔快步走出书房,进入到厅堂。厚重的石墙模糊了词句,连精灵热心的耳朵对此都莫可奈何,不过语调是不会错的。

瑟兰迪尔霍然甩开房门,风一样卷了出来,一眼瞧见了格洛芬德尔。下一秒格洛芬德尔发觉自己被钉住了,冷冷的石墙冰着后背,气得发烫的精灵王熨在前胸。

瑟兰迪尔凶狠的亲了他,害得格洛芬德尔的后脑勺狠狠撞上墙,不等对方回应他便迅速结束了这个吻。

“跟你的大人讲讲理!”瑟兰迪尔发出嘶嘶的声音。那模样仿佛舌尖沾到“大人”这两个字都嫌苦,忙不迭地赶紧啐开。“没有你我是不会离开伊姆拉崔的。”

说完他走了,长袍在身后翻出滚滚怒浪。

格洛芬德尔侧身滑入书房,埃尔隆德正坐在书桌前,脑袋捧在手中,用掌跟打着小圈按摩太阳穴。

“你知道,你随时可以离开伊姆拉崔,只要你愿意。”埃尔隆德头也不抬。

“我知道,”格洛芬德尔回答。“可我觉得你刚才并不是这样告诉精灵王的。”

“当然不了。”埃尔隆德叹气,抬头面对自己的总管。“当你发誓效忠于我,我同样发誓向你提供保护。如果我不能使你免于落入瑟兰迪尔之手……”

“大人,我——”

“我并不是在替你挡下一位狂热的求爱者,我的朋友,凭你的能力应付这种事绰绰有余。我是在使你免于不幸,不要落入贪婪又自私自利的国王囊中,对他们而言你不过是又一件为珍宝库添色的珠宝。”

格洛芬德尔咬紧下颌,哪怕对领主他也不愿透露瑟兰迪尔的秘密,可除此之外他又怎么能解释自己突如其来的热情,愿去效忠精灵王呢。

“您不必担心,”最后他说道。“我和他之间不止您想的那样,这里面包含了关怀,善意以及共识。看到他令我感觉自己是完整的,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埃尔隆德因此沉默。终究是格洛芬德尔转身离开。

他先去敲响瑟兰迪尔前天留宿伊姆拉崔的房间,想当然尔无人来应门。他折回自己的住处,知道精灵王肯定已经在那里等他。

果不其然。

冰冷的壁炉前,瑟兰迪尔占据了两把座椅中的一把,因而背对着整个房间。格洛芬德尔关好门,他知道瑟兰迪尔已经感觉到他了,不愿出声而已。

发觉格洛芬德尔浑身紧绷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才说:

“那么,你跟他讲明白了道理,还是你不得不将他摁伏在办公桌上为你折腰——”

“够了!”鲜少动怒的格洛芬德尔低吼。“不管他承不承认,他当我是情窦初开,需要他指导的天真少年,而你,你!我不是你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无主少女。哪怕算上逗留曼督斯神殿的日子,我也远比你们两个更年长。我不是你和他能够随心所欲交换的物件!”

瑟兰迪尔不说话了。

格洛芬德尔叹了口气,举手覆上额头。他绕到不肯抬头的瑟兰迪尔身前。

“我属于这里——”

“不是的!”瑟兰迪尔猛地起身,几乎撞翻了座椅。

“我,”格洛芬德尔重申,语调蓄意而冷静,弯下腰搭住座椅两侧的扶手,强迫瑟兰迪尔坐下。“属于这里。伊姆拉崔已经是我的家。我为埃尔隆德大人服务。”

“领主怎么比得了国王?”瑟兰迪尔冷嘲。嗓音消褪了几分冲动,陷在椅中的身形也有几丝垂头丧气。

格洛芬德尔微笑着占据了对面的座位。“你我都不是轻佻的小毛头了。我们昨天才相遇,瑟兰迪尔王,然后我们上了床,仅此而已。我不能否认我们之间的确产生了什么,但事实上我们对对方一无所知,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大吵着将要分离。”

“有点什么。”瑟兰迪尔空洞地重复他的话。“在你看来这就是全部了。有点儿什么而已。”

“你要否认吗?”

“我有什么好否认!”瑟兰迪尔叫道。“我的灵魂叫嚣着渴望你,从我曾为我妻子悸动之后这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可你却把它轻描淡写成了一句‘有点什么’!”

“我是武士,不是诗人,”格洛芬德尔惨淡地恳求他。“我不善言辞,说不出花哨的词藻作不出缠绵悱恻的诗。我无从为它命名,但我清楚维拉将它送入我心中时的感觉。我的身与心皆为你呐喊,这点我再确定不过了。”

“既然你不打算同我离开,我又不能永远留下来弃我的子民不顾,那么你来告诉我,我们还有什么可能?”

 

【第五章完】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