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胡乱撸开头都撸出不一千字,文力是攒不起来了


整个东境都知道欧瑞费尔公爵的独生子是个体弱多病的小病秧子。
替他接生的学士委婉告知公爵这孩子活不过三岁,公爵并不相信,因为同样是这个该死的老东西叫公爵放心,夫人产后恢复良好,很快就能为您诞下健康的子嗣。
而她最终死于产褥热。
刚刚一个星期大就失去了母亲,这可替瑟兰迪尔已经开了个坏头儿的一生重重的又添了一笔。
大概还有更糟的。他消息灵通的乳母,也是管家的婆娘,忧愁地轻轻前后摇晃着他,嘴里叨念说您恐怕要有继母啦。
这是当然的。欧瑞费尔正直壮年,粗俗点儿说他还是头血气方刚的雄兽,有把子使不完的力气可以挥洒在床榻和战场,愿意的话他大可以把东境的姑娘播个遍。
所以哪里有让东境守护一直做鳏夫的道理,尤其膝下独子健康十分堪忧。
领地的封臣规劝他,远在王都的国王遣来一只接一只渡鸦,待嫁少女们的芳心蠢蠢欲动。
这些事,眼下只知道吃吃睡睡的瑟兰迪尔都不懂,可今天乳母的担忧感染了他,他放开吮吸了许久的ru头,生气地哭了起来。
来看儿子的公爵赶个正着。未能及时哄住小主人啼哭的乳母连忙掖好沉甸甸的nai子,朝欧瑞费尔行过礼,把婴儿交到他怀里便迅速退到一旁。
公爵不是个话多的人,看他肃杀冷淡的外貌,你会以为他整个人是由北境的寒冰雕出来的,一点不像东部那些春风似的多情小伙子。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