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独角兽与半人马 番外一

好好一个pwp 自然不是用来捅刀的嘛



曾经索林以为,生命的轨迹应该是条直线,好比射出去的箭,有去无回。
抱着这个认知,他坦然地接受了自己起皱的双手和干瘪下去的肌肉,接受了阴雨天会变得酸痛的关节,接受了自己不再能举起战斧,一挥便收割进犯者的头颅,也接受了瑟兰迪尔侧躺在他怀里,双手轻而易举围拢住他曾经如同小山一样结实的上臂时眼中的黯然。
他承认他老了,可他不愿意自己老得窝窝囊囊,不管怎么说,再老也得有精气神儿。
所以索林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个好几十岁,到了万物生发的节气,时不常还能把瑟兰迪尔骑到腿软,就这股子心气儿,不怪莱戈拉斯直笑话他老淫棍。
心气儿毕竟不是长生不老药,大限将至时,不用说,大家都感觉得到。瑟兰迪尔不再离开索林去巡查他的宝贝森林,和索林打了一辈子的莱戈拉斯也不再胡搅蛮缠地争宠,反倒留了片清净给他俩。
最后那一刻,所有人都到了。索林的孩子立在右边,莱戈拉斯的孩子立在左边,头发胡子都雪白了的老半人马卧在中间,一呼一吸,胸腔好像藏了个破风箱。
他朝瑟兰迪尔伸出手,像第一次做的那样,逐一吻过瑟兰迪尔青春精致的手指,并从上面尝到了咸涩的潮湿。
索林长叹一口气,抬手去摸独角兽湿漉漉的脸庞。
他的眼睛已经不好使了。他太老了。索林使劲眯起眼,一点一点勾画瑟兰迪尔的轮廓,手指和他柔软的皮肤一比,干硬得好像砂纸。
更多水滴打湿了他的指尖。莱戈拉斯瞧得真切,瑟兰迪尔咬紧嘴唇,无声无息的,唯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子成串地往下滚。
索林不好受地捏住他下巴晃了晃:“别哭。”
说完他实在乏得睁不开眼了,便顺从地垂下眼皮。这时他心想,我这辈子过的不冤。
他年纪轻轻有了成群的姬妾,草丰水美的领地。他屠过龙,复过仇,不止一次打退过北方进犯来的流浪者和座狼。他还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父亲,黑的头发仿佛黑檀木,金的头发如同掺了两成白银的黄金。
索林知足了。
瑟兰迪尔并没有将索林下葬,而是为他造了艘木舟,载上半人马和他的战斧长剑,推入宫殿前的湍急河流中,目送他们一起顺流远去,久久没有动弹。
没人知道该劝点什么。孩子们都太年轻,瑟兰迪尔安静的眼神让他们说不出任何够分量的宽慰。莱戈拉斯比孩子们强一点,哀求地看着瑟兰迪尔,拉起他潮凉的手,缓缓领他走回宫殿。
瑟兰迪尔睡在索林的房间,那里残留着他的气息,仿佛那头粗烈的半人马还在一样。他难过极了。
第二天他没有踏出房门。莱戈拉斯朝索林黑头发的小女儿招招手,嘱咐她过会儿敲门去找你Ada,让他吃点东西。
这半大丫头生的最像索林,尤其是她的蓝眼睛。她细声细气地问那你去哪儿呀,你不一起来陪Ada 吗?
莱戈拉斯为难地挠挠头。刚才大山雀传来口信,说大角鹿捡到个东西,他一定得去看看。
到底是什么呢?莱戈拉斯往大山雀提到的那片河滩赶时心里琢磨着,有什么事情非要他在这个节骨眼过来呢。
人到了,谜底也就揭开了。
体型巨大的大角鹿跪在河边,围守着一团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巨水藻似的东西,一下下耐心舔舐着。瞧莱戈拉斯过来,他便用鼻头拱拱那团哆哆嗦嗦的小玩意,只见不知从哪儿扬起一张脸,横眉竖目地瞪过来,样貌小了几个号,可是眉眼大抵没走样的眼熟,把莱戈拉斯吓一跳。
这不是……?
大角鹿站起身,将腿脚还踉跄着的小马朝莱戈拉斯推了推,几乎只有刚出娘胎的小半人马不但不上前,反而想往后躲。谁知莱戈拉斯弯腰一捞,架着他腋下举到跟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举上举下,颠三倒四地摆弄。折腾够了,最后捏了把马崽子没长全可怜巴巴的小鸡鸡,算是报了当年之仇。
“哟,瞧瞧这是谁呀。”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