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索林说,要有肉(二)

@Tepes
 
被河蟹了,抱歉删了重来……
 
索林回到后厨后终于恢复了秩序,也许是因为他今天心里憋了一口恶气,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严阵以待,连传菜员都没有拿错菜。 
一切顺遂。等瑟兰迪尔有机会脱掉外套搭在椅背,管正在吧台擦杯子的费伦要一杯酒,打算舒缓一下紧绷的神囼经,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最后一桌客人刚刚结账离开,他瞄了一眼后厨的门,想必索林和他的小团队还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手里摆囼弄着早上索林小把戏变出来的硬币,瑟兰迪尔不可避免地又一次琢磨起他的主厨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几杯酒下腹,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该去找索林问个清楚了,酒精把未知性和神秘感这两样瑟兰迪尔最讨厌的东西蒸得越来越不可忍受,变形成一万只蝴蝶在肚子里扑腾。 
瑟兰迪尔像国王一样踏进厨房,却没有受到国王的待遇,毕竟索林才是这里的领队,每个人都井井有条忙着自己手里的一摊活儿,只有他空手站在那里,而且有些碍事。 
他头疼地发现早晨的局面重新上演,索林又不见了,他顺带清点一遍人头,奇力也没影了。 
索林是主厨,他当然可以交待过一番便提前离开,奇力也可能请假早走,但瑟兰迪尔就是觉得这里面有鬼。他熟门熟路直接走进后巷,果不其然,他要找的人刚挂电囼话。 
“奇力呢?” 
索林无意隐瞒,笑容有几分熟稔的凶囼残,那神情总是出现在铤而走险前。“我派他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瑟兰迪尔哼了声,表示我听着呢。 
对方的冷淡令索林失望。“我要把我们的肉拿回来。” 
瑟兰迪尔踢翻了垃囼圾桶。“我就知道!” 
激动之下他打了个可爱的酒嗝,漾出软囼绵绵百利甜奶香味让他闻起来像块酒心巧克力。 
索林凑过来嗅了嗅。“你喝了多少酒。” 
“四杯而已。” 
“嗯。”索林掏出随身带的纯银小酒壶。“再来点儿。” 
波旁酒一路烧过瑟兰迪尔的喉囼咙,给他白得像吸血鬼的脸蛋增添了一抹生动血色。“走吧。” 
索林意外了。他抱着手臂站在路灯底下若有所思,灯光为冷峻的鼻梁打上一层高光,眉骨和眼窝深陷在阴影里,和朝各个方向延伸的粗囼硬卷发一起,令他看起来如同一尊穿扣皮扣衣的阴沉天神。 
瑟兰迪尔歪着头,不明白索林怎么没有动静。“走啊。” 
有东西在他血管里烧。瑟兰迪尔可以把过错推给四杯餐后酒和几大口威士忌,他已经戒酒六个月,一百八十天的戒酒期的确有效,他的神囼经已经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快乐,飘飘然地害他不受控囼制想干扣坏事。 
瑟兰迪尔不是没干扣过坏事。 
干餐饮这行总少不了给对家餐厅使绊子放老鼠打匿名电囼话叫卫生署叫税囼务囼局的人去查,索林三年囼前突然离开后,为了使Cépage不至于沦落成一家毫无特色的普通餐厅,瑟兰迪尔与继任的主厨没少花囼心思,可都没有和跟索林一起干扣刺扣激好玩有成就感。 
没错,瑟兰迪尔现在跃跃欲试,斗志昂扣扬。要是他肯坦诚一点,他会说自己期待很久了。 
索林摸囼摸下巴。“我觉得带上你好像不是个好主意。” 
瑟兰迪尔径直走向索林的Iron 883,长囼腿一跨,异常乖囼巧地拿起头盔戴好,拍了拍身前的真皮座椅面。“快点。我知道埃尔隆德家的冷库在哪儿。” 
索林喉头梗了梗。“这可是你说的。” 
黑色的钢铁巨兽低沉咆哮着带领他们穿越大半个城市。这周囼刚一开始就降温了,四月初的冷风穿不透索林的皮衣,却能轻易突破瑟兰迪尔的三件套——风衣被他落在办公室了。 
他偷偷把吹僵的手揣进索林衣兜。衣兜的装饰效果远大于它们的实用性,浅浅的,装不下什么东西,自然也容不下一个成年男子彻底张扣开手指。现在瑟兰迪尔的拳头跟索林结实的腹肌只隔着两层布料,凉意很快传导了过去。 
“把你的凉爪子拿走!”索林的车把晃了晃。 
瑟兰迪尔不想理他。他今天破了戒,酒精和理智小人儿打得火囼热,他兴囼奋得像个超龄儿童,撩囼起面罩,趴在索林耳边聒噪:快问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去密林肉业快问我快问我不问我就不拿出去。 
索林对天发誓他的酒里绝对没加别的料,那货真价实的六盎司琼浆玉囼液是今早从新开封的酒瓶倒出来的,滴滴香浓,意犹未尽,转移到瑟兰迪尔肚子里,把他烧成一炉火细细地炙烤索林。 
等瑟兰迪尔捂暖了手,埃尔隆德的大宅也到了。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奇力兴高采烈朝他们招手,小声叫道,“这儿,这儿,舅舅!” 
“货都搬进去了?” 
“嗯呐舅舅。一小时前就没有车再进出了。” 
“好吧。”索林仰头瞅瞅围墙,后退几步正准备助跑,被人一把揪住了衣摆。“你干嘛。” 
“你又要干嘛。” 
“进去啊。”索林冲瑟兰迪尔翻了个“这不明摆着的嘛”的白眼。拽住他的人高傲地哼出一声鼻音,索林眨眼的工夫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串钥匙,捡出一把捅囼进了后门门锁。 
“喔……”奇力发出傻兮兮的惊叹,相形之下,索林的神情相当难以捉摸。 
三人猫着腰往主屋去的路上,索林憋不住了。他一直想问。路上他想问你怎么知道埃尔隆德的冷库在哪儿,现在他想知道你为什么有他家后门钥匙,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你跟他什么关系以及我不在的三年里你究竟都干什么了。 
或者说干了“什么”。 
“所以,你和埃尔隆德是能走扣后扣门的关系?” 
“嗯,啊,舅舅……”奇力使劲拽索林衣角。 
“如你所见,畅通无阻。” 
钥匙圈在瑟兰迪尔的长指头上飞转,暗夜里一圈一圈晃得索林眼睛疼,他气不打一处来。 
更可气的还在后头。 
“顺便一提,”瑟兰迪尔熟练地输入一串数字,伴随滴声扯开一道小门。“明天我要过来参加婚礼。” 
索林是错愕的,差点没能控囼制住嗓音。“这家伙抢了我们的肉,你却来参加他的婚礼!!这是投扣敌!” 
“是’她‘的婚礼,我是女方亲友。再说你不是让我相信你吗,我信你呀。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应付个把老不死没问题。”他回头拍拍索林的胡茬脸蛋。“Papa看好你哦。” 
“她又是谁!” 
“我知道!”奇力举手。“是新娘!凯勒布理安小囼姐。” 
“所以你跟她……” 
瑟兰迪尔耸肩。 
“别告诉我你跟他和她同时……” 
“嗯……”瑟兰迪尔哼出思考的鼻音。 
“别编了我知道就是这样!”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啊,那个,舅舅,瑟兰迪尔。看那里。”嗓音怯怯的奇力怯怯地伸出手指。“那是什么。” 
瑟兰迪尔和索林走进厨房后一直忙着吵架,谁也没留意桌台正中摆放了一只冷藏箱,上面打了一个硕扣大的红蝴蝶结,就差在上头插扣个签写上“打开我!” 
“要打开吗?”奇力问。“还有卡片诶。” 
索林靠过去瞧,小声念了出来。“谢谢你的礼物,埃尔。”他晃了晃卡片。“先抢我们的肉,然后还给我们。你到底送他什么了。” 
“自然是他喜欢的东西。” 
索林长叹一口气。他觉得累了。“奇力,拿上肉先回店里,回家睡个好觉。” 
“好的。”奇力利索地抱起箱子,头也不回照原路走了。“舅舅再见,瑟兰迪尔再见。” 
“没别人了。”索林逼近瑟兰迪尔。 
“如果你还够清囼醒,就该注意到咱们现在还在别人家。” 
“嗯,你前男友家嘛。” 
瑟兰迪尔被身后的对开门冰柜拦住了去路。“怎么,这让你很不爽吗?” 
索林已经离他很近了。“不爽极了。明明喜欢我,干嘛还跟别人扣睡。” 
瑟兰迪尔傻了。这人居然轻描淡写就把他隐秘的小心思扔到了太阳底下,大有再踩几脚的趋势。他发誓自己张嘴是要反驳的,而不是为了方便索林偏过头掐着他下巴吻住他时舌囼尖长扣驱扣直扣入。 
他见过索林亲扣吻别的人,哄诱他们张扣开嘴,张扣开扣腿,然后撕囼开他们的衣服和自身的伪装,露囼出猎食者的本性,把对方拆骨入腹。瑟兰迪尔一方面渴扣望被索林吃掉,一方面相信自己能抵御他的侵略。 
他高估了自己。 
瑟兰迪尔很快囼感到了窒扣息,索林啃囼咬他的下唇,含在自己的唇扣瓣间吮囼吸,舌囼头狡猾地骚扣囼弄过敏扣感的上颚,痒得人发囼麻,这下他口腔里全是索林的味道了。 
他的吻是烟叶子味儿的,他想。让他想起自己抽过的第一口烟。 
哦,索林。瑟兰迪尔的心都颤了。 
可他的话远没有那么中听。 
“睡了怎么了。我又不是你的寡妇。” 
索林咧开嘴。“恶扣毒的小扣婊扣砸,没结婚呢就盼着我死。” 
“容我提醒,你根本还没求婚。” 
索林沿着他优美的脖子亲下去,牙齿一粒粒扯开瑟兰迪尔的衬衫纽扣,含囼住了左边扣乳扣头。湿扣热的刺扣激使瑟兰迪尔拱起腰,以至于忽略了索林悄悄解囼开皮囼带的手,直到他半扣勃的东西被索林握在掌心跟自己的一起磨蹭。 
他拼命捶打索林后背。“你疯了嘛!在这儿就发扣情!” 
索林张囼开大手,捧住他的屁扣股揉囼捏两把,显然很满意那里的手囼感,然后蹲下了身。 
“虽然没有戒指,不过我得尽快套牢你,对不对。”他舔舔下唇。“做个乖孩子,答应索林叔叔别出声好吗。” 
瑟兰迪尔在被吞扣下的一瞬间就失败了。索林不赞同的哼声引发喉管微妙的共振,瑟兰迪尔不得已捂住自己的嘴,眼睛都湿囼了。 
不久后索林尝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液扣体,没有吐出,反而整扣根扣咽下瑟兰迪尔,把他仔细地舔干净才放开。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