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索林说,要有肉(三)

 @Tepes 

 

周末想三亏一下也这么难 
 
单凭瑟兰迪尔两条腿是站不住了,索林屈膝插扣进他腿鶗间顶着,揽腰把高个男人绵鶗软的身鶗子兜到自己怀中,从怀兜摸出小壶想漱漱口。 
 
瑟兰迪尔只给他剩了两口酒。 
 
这个酒鬼。 
 
最后半口被他含在嘴里,揪住瑟兰迪尔头发哺喂进他的口。一口半的液鶗体不足以冲刷干净索林唇齿间的味道,淫扣欲的罪扣证尝得丝丝分明,再怎么不讲究,瑟兰迪尔到底不喜欢,发狠地想揪扯他,实际上只是让手指缠进了对方浓鶗密的黑发里。 
 
他放弃似的,口齿不清抱怨我戒酒了,过于甜腻的姿态听起来却像是恃宠而骄。 

 “别出轨,小宝贝儿,想想你跟酒窖的老交情。”索林挪开嘴巴,故意用大胡子使劲磨蹭他的漂亮脸蛋讨他嫌。 
 
 “我一直都见异思迁,你快滚开啦。”瑟兰迪尔柔鶗软的皮肤可不禁折腾,醉了一样胡乱拍打他的脸,扒拉过两个来回后表示:“说起来,你也没以前帅了。” 
 
瞧,明摆着的恃宠而骄,要上天了。 

索林呵呵低笑两声,瑟兰迪尔直觉不是很妙,抬起脚才发觉他向来笔挺的长裤早和底鶗裤一起堆缠在脚踝,想跑都跑不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索林也不可能让他跑掉。 
 
瑟兰迪尔打不开腿没关系,他把人整个翻过身推上冰柜门,翘鶗起的屁鶗股直直对准他胯扣间隆鶗起的一大包。他犹豫了一下是用手指还是舌扣头攻陷他,看到瑟兰迪尔由于羞耻不安而明亮的眼眸后选择了后者。 
 
索林削尖的鼻尖儿蹭过瑟兰迪尔引扣人扣入扣胜的肉扣缝,感受到了肉扣体的芬芳和洞扣口的麝扣香味儿。这是瑟兰迪尔活色生香的躯体的气味。他更石更了。 
 
曾经前途无量的主厨先生二十三小时五十六分钟前刚刚结束了他苦行僧般的两年。为此他允许自己开启了拿到二星时瑟兰迪尔送他的那瓶酒。他戒药戒酒戒男人女人,因为他忘不掉瑟兰迪尔失望的眼神和盖棺定论——索林,你毫无自制毫无担当,一旦压力加重,你就会屁滚尿流地逃回老路。 
 
他不能真的让自己成为那种懦夫。 

仰头迎上瑟兰迪尔清醒的眼神后明白他得拿出点魄力了,他不该再胶着下去,任何美好事物都是有保质期的。 

他吮扣吸瑟兰迪尔如同吮扣吸到一颗薄荷味巧克力屑冰淇淋球,刺鶗激而甜腻,吃一口不够,还想吃第二口。结果呢,他把他舔扣软扣了,吮化了,抓着他的手指要求更大更有侵略性的东西。索林撕开包装的同时似乎听到瑟兰迪尔说了句什么,凑近才听清他嘟囔你随身带鶗套。 
 
索林不害臊地回答这是身为主厨的职业素养,接着闯了进去。 
 
 “啊……”瑟兰迪尔的呻鶗吟只叫出一半,就被抽鶗出后的再度插扣入噎了回去。索林那根东西八成跟马杂扣交过,塞鶗进一个头儿便陷落出一截空洞,搅动四壁榨出鲜美的汁。 
 
瑟兰迪尔昨天才和欧瑞费尔没羞没臊地翻滚过,身后火鶗辣辣的男人让他有些吃不消,下意识闪腰要躲。索林可是正经八百两年没尝过肉腥儿,像是冬眠刚醒的兽,闻见肉味儿就不撒嘴了,捧高瑟兰迪尔成熟蜜鶗桃似的屁鶗股,一下下往自己阴扣茎上撞。 
 
踮起脚尖的瑟兰迪尔找不到着力点,被撞上深处一个敏扣感的地方他会忍不住腿软,直接坐到索林该死的老扣二上,欢快地把他吃扣进不可思议的深度。经过几次摸索,他抠住了冰柜顶,却不敢两只手都用来分担体重。只要手指离开牙齿,那里一定会溢出放扣浪的呻扣吟。 
 
瑟兰迪尔的右手已经酸了,他加上左手,咬紧嘴巴,扭过头追逐索林的嘴唇。晃动的世界里他怎么也找不准,发出含混的哭腔向索林求助。 
 
“索林……你亲鶗亲我。” 
 
他在向他的施虐者求助。那么除了更过分的蹂鶗躏,他不会再得到任何其他回应。 
 
索林如他所愿捕获了有待采撷的唇鶗瓣。它们肿鶗胀,柔鶗软,浸透无力吞咽的唾液,如同沾着露水的花鶗苞,咬开来里面全是甜的蜜,要比身下那张嘴好驯服得多。他加快穿扣插的频率,直到包裹他的部位开始一阵绵长混乱的收缩,重重顶扣鶗弄几次后掐着瑟兰迪尔肉滚滚的屁鶗股射扣得没完没了,如果没有一层工业制品的阻隔,浓厚的体扣液应该已经把他倒灌到溢出了。 
 
他额头贴住瑟兰迪尔肩膀,喘着粗气脑子里一片空白,射扣精感过于强烈,以至于有种五感失真的错觉,只有填满怀抱的这个人和包裹鶗住自己的肉扣穴是真鶗实的,过了一阵才有余力摸索到瑟兰迪尔下鶗身,慰问他备受冷落的小伙计。

 确认他扣湿扣漉扣漉的,在拉丝柜门留下一行蜿蜒水迹,索林替瑟兰迪尔提好裤子。“咱们得回家了。”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