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猜这是病友三十题里的哪一题

上次见瑟兰迪尔是两年前的事了。
莱戈拉斯拖着随身行李箱戳在门口,愣神盯着自己的发小兼新房东,张大嘴巴一时忘了要打招呼。两年不见,莱戈拉斯觉得他这个青春期少年没什么变化,瑟兰迪尔却是不一样了,五官再也不像照片里永远漂亮的阿蒙兰太太,神色眉眼反倒越来越像莱戈拉斯很是敬而远之的阿蒙兰先生,活脱脱就是那银头发冰人的翻版。
时光飞逝啊,他这个年少了两岁的人率先感慨出来,意外博得了瑟兰迪尔一笑。
“进来吧,”瑟兰迪尔含笑让开门,没提防莱戈拉斯小狗一样,被撞了个满怀。
莱戈拉斯明显感觉对方僵了一下,等确认过他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抱泰迪熊那样把他死死箍进两臂之间,明目张胆地蹭过两下后,才抬手拍拍他肩膀。
他跟我生分了,这样一想莱戈拉斯不由又惆怅了几分。他多怀念自己和瑟兰迪尔像两头狗崽子似的在地里翻来滚去的年月,那时候真好。
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是同住一条街的邻居,所有孩子里莱戈拉斯最喜欢瑟兰迪尔,因为这个小哥哥最好看。对于有着朴素审美的幼童来讲,颜即正义,再说瑟兰迪尔还那么酷,他跟别的小孩不一样。
阿蒙兰家本不是镇上的人。当年他们一家三口搬到这个小到你跟你妈跟你姥姥都是校友的偏僻小镇上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那金头发和银头发简直像天边的星星太阳一样惹眼,家家都想与他们结交。隔壁的格林家占尽天时地利,但奠定两家交好的却要得益于小孩外交——五岁的莱戈拉斯实在太可爱了,与自家儿子相近的发色使阿蒙兰夫妇又多了分天然的亲近,相当乐于得见两个漂亮小东西好得不分你我。
当然瑟兰迪尔可没有看起来那么乖。他只有七岁,小,却也是见过外面大千世界的,见识自然多一些,所以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都爱围着他转。这惹恼了大孩子,把他堵在角落准备好好教训,可他拼命打赢了,双方头破血流。
莱戈拉斯往他伤口上轻轻吹气,问他们都哭了干嘛还打他们呀。
瑟兰迪尔说我不但得赢还得让他们怕我。
莱戈拉斯哦了声,似懂非懂。不过后来确实没人来烦他们了。

评论(1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