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黑豹X黑豹】不驯(上)

@色天  甜甜和我一起入邪教!

精神体黑豹/哨兵特查拉

其实就是个PWP啦

 

不驯(上)

每当梦境的湿气蔓延至清晨的现实世界,王子就知道黑豹的发IIII情期到了。不用睁眼,他也能看到巨大的精神体正匍匐在靠窗的紫檀枯木上,左左右右摔打着尾巴梢,狡诈地以撕裂空气的微小震动唤起人类的注意,让对方瞧瞧自己。

成年的豹子溜进房间前甚至没有甩掉皮毛间浸满的水分,它太喜欢水了,浑身散发出池塘的腥味,稀释了口鼻处另一种腥。黑豹探出宽大厚实的暗红色舌头,够到鼻头沿着黑嘴唇舔了半圈后,无声无息地收回嘴里。

王子口渴了。喉结紧贴皮肤一滚,粘稠唾液带下了一口甜。他不该渴。事实上他感觉肚子饱饱的。

他看见。在梦里。黑豹花了月亮爬过树梢的时间,不急不缓走到水塘,突袭了一条鳄鱼。那张优雅的嘴有超过一千磅的咬合力,死死钳住鳄鱼颈椎拖上岸,在树上撕开战利品的肚皮,把鼻头伸进去搅烂内脏,牙齿一点点将骨架从筋膜剥离,直到它齿缝渍满腥稠的红,直到剔出一张去了骨的鳄鱼皮,然后钻进那堆烂肉打滚撒欢。

“你这坏孩子。”王子从始至终都不曾掀开眼皮,他低笑着训斥豹子,却没有几分认真的意思。他没法为这事儿责怪它,它正闹脾气呢。黑豹是他的精神体,是他的一部分,可它同时也是只彻头彻尾的雄兽,它想交IIII配,想要来自伴侣的抚慰。

这很难,或者说不可能。特查拉没有向导。

国王为此心烦很久了。不光是举国上下没有能和特查拉相匹配的人,另一方面特查拉一直抗拒结合本身。他说他不能忍受用气味强IIII奸彼此,毕竟哨兵与向导之间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即便那些向导能力明显低于他,原始的冲动以及受精神体物种发IIII情期产生的冲击还是会令他忍不住释放出荷尔蒙试探一番,从本能上,他确实想填补上那种蛮横的、赤裸裸的空洞,哪怕越填越空。

做父亲的试图向儿子解释,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合适的向导,不管是能力上的还是气味上的。一旦相符,后面的一切都将顺理成章,你会因此感到甜蜜,平静,而我,只有你这一个儿子的老父亲,便不必担心哪天你感官过载,直接崩溃在感官的乱流里。

王子深知父亲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平衡过于发达的五感并不容易,而哨兵永远处于发疯的边缘,如果特查拉坚持不要向导,他应该一辈子留在这个偏安一隅的国家,住经过隔音处理的宫殿,呼吸过滤过的空气,穿无香洗剂清洁的旧衣物,吃滋味寡淡的饭菜,克制性IIII欲,避免与人肢体接触,杜绝一切过度的刺激。这是异能的代价。

可他是个王子。去剑桥念书已然提上日程。

特查拉的豹子不喜欢这个安排,正如同它不喜欢森林中再没有第三只黑豹的事实。为了证实年轻哨兵的话,黑豹翻遍了每块朽木之下,探寻过每个可容身的洞穴,盘问过每只松鼠和羚羊,除了老黑豹,有没有见过和它一样浑身黝黑的大猫。

回答是没有。特查拉母亲的精神体找到了躲进树冠层的它,那是头美丽的花豹,难得温柔地舔服它气哼哼的耳朵和背毛,告诉它你会找到伴侣的,那不过是时间问题。

年轻的豹子想这跟时间没有关系,它想要一头黑豹,一头完美无瑕的黑豹。

就像特查拉。

哦,特查拉,未觉醒的天神。黑豹沉重的大脑袋搭在哨兵胸口,聆听他平稳的心跳。我们明明是丛林之子,何必委身于水泥森林,消磨宝贵的野性。特查拉,我们该回到深林里去,脱掉你累赘的外皮,效仿你的先祖,和我一样赤身露体,等我们死了,让森林分解我们,送我们回到来的地方去。

豹子皱起鼻头,咕哝着亮出獠牙。如果有人胆敢拦截我们,我们就杀,杀,杀。

特查拉分不出黑豹具体的想法,但他辨得出对方的恶念,传染来的冲动使他心跳加快了一拍。“冷静点儿,小豹子。”

黑豹朝前炸开的胡须缓缓垂了下来,特查拉的语调和呼唤令它柔软而驯服,慵懒爬上了它的睫毛。王子继续抓挠豹子的耳朵,夸奖道:“好男孩儿。”轻巧得仿佛单靠两下抚摸就平息了精神体的骚乱。

整个过程并不似表面看来那么简单。从特查拉的精神体显形的那一刻起,他不得不学会如何与黑豹共生,让它成为生命和意志的延伸,而非主宰。就在刚刚,他调整紧绷过久的感知,释放一小部分积存的压力,才找到了新的平衡点。

他知道自己得做点儿什么应对黑豹的发IIII情期,说实在的它来得过于频繁,这已经是半年里的第二次了。也许他应该去找母亲为他做一次精神疏导,当然是在父亲的监督下。

纵然是亲子,他父亲也不喜欢其他人碰自己的向导。

豹子的占有欲就是这么要命。

 

评论(5)

热度(41)

  1. 恶犬少年再也不开车了suirin 转载了此文字
    惊了
  2. 色天suirin 转载了此文字
    my磷磷给我的粮呜呜呜!!!超好吃的设定!!!!设定超超超超超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