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我已经是个废磷了,索瑟也有开不动车的一天
这题目就比奶奶好那么一点【起名废的挣扎


你用你的鸡【不】巴发誓你来本来没打算干这档子事的 

1.

今天是你出狱的大日子。本该来接你的两个外甥,菲力和奇力,这两个小混蛋则不知所踪。把你原本应该像迎驾一样有闪光灯,记者,保镖,拥抱,香槟,礼花炮的隆重回归变成了由你一人出演的闹剧。 

你,索林橡木盾,孤零零の山下大王,站在监狱门口,任凭风卷起你的卷花头,撩动你唏嘘的胡茬。 

萧索。 

真他妈萧索。 

你回过头,冲把门的狱警挤出个没什么真诚成分的凶残笑脸。“麻烦给我叫个车?” 


2. 

你边感慨车费之昂贵边付钱,一张大钞两手一倒,递换回到你手里就成了一把零票儿,你把它们揣进兜时从车窗打量了一下自己,形象不很体面,于是你在吃顿正经饭和把自己收拾利落之间毅然选择了后者。 

毕竟你是个有头脸的大佬。万一被记者拍到,这副尊容明天上报也不至于被描绘成流落街头无家可归。 

然后你用最后的三块八打了一通电话,用你们老家腔调粗野的北方话质问外甥你们他妈在哪儿?! 

小的那个叽叽喳喳:呀舅舅,你又是在哪儿?你可别动啊,不要乱走啊,等我们去接你啊!你到底在哪儿呀! 

电话这头儿的舅舅你不说话。你偶然转头,瞅见旁边电器店橱窗里尺寸不同的电视同时播放一条男香广告,代言人那张360°无死角的脸在你眼前晃来晃去。 

你心不在焉地说:等我电话。 就挂了。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