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LIIGHT OF MY LIFE (III) 饥饿

瑟兰迪尔在他还没完全成熟前跟其他omega讨论过,当然,偷偷摸摸的。 

至于讨论的是什么,你懂的,就是大家凑一起时忍不住会说起的悄悄话。 

比如,发ᐂ情是什么感觉? 

结合是什么感觉? 

结合后的发ᐂ情是什么感觉? 

会疼吗? 

很舒服吗? 

高ᐂ潮是什么味道的?是甜的,辣的还是咸咸的? 

真正成熟,经历过发ᐂ情,有过结合的omega才不会和他们分享这种经验,一来是免得教坏小孩子,二来是就算说了他们也听不懂,所以小精灵们的认知基本来自书本以及乱猜。 

“热热的。” 

“湿哒哒的。” 

“软绵绵的。” 

“根本注意不到跟自己在一起的alpha是谁。” 

没长齐的半大崽子自然讨论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结果,但他们最后达成一致,决定发ᐂ情期“应该是湿哒哒的”。 

然而并没有人提到饥饿。 

好吧,瑟兰迪尔想。我肯定不是发ᐂ情了,也许,也许我只是在长身体。 

小王子的确是在长身体。过去五年里他终于超过了父亲的下巴,和精灵王一样身高的族人只要低低头嘴唇就能碰到他可爱的耳垂,再加上愈发稳重的神情,就外表来讲,瑟兰迪尔已经正经是个成年精了。 

对此瑟兰迪尔满意又不满意。好的方面是周围人开始以大人的方式来对待他,坏的方面是“他还小”已经不是他做了坏事可以用来逃避惩罚的理由了。

 “天呐,殿下,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厨娘嚷嚷着拍开他来偷小圆面包的手。

 “我很饿,”王子委屈地说。 

厨娘为难地看了他一会儿,递上了一小罐椴树花蜜,可惜里面只剩薄薄一个底儿。“今天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这就很好了。瑟兰迪尔蜷在图书馆他最喜欢的位置,含着蘸过花蜜的小木棒默默发呆,感觉全身都甜了起来,不再饿得发慌。可这不对,瑟兰迪尔隐约察觉到这种饥饿与从前微妙的不同,他真正需要的并非糖或者甜味的东西又或者绵鲜的奶油,他不“满”,也不感觉“饱”,他空了一块,怀着某种不知名的渴望,甜味不过最容易缓解这种饥馑而已。 

瑟兰迪尔叼着小木棒熬过了整个下午,侍女来敲门提醒该用晚餐时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向餐室,有点吃惊父亲已经在那儿了。 

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他的饥饿在踏进房间,见到或者说闻到精灵王时到达巅峰,从里到外连皮肤都痒了起来,想吃点什么的冲动几乎顺着每个毛孔就要喷薄而出。 

欧瑞费尔盯着他的孩子以不必要的力度切开煎至恰到好处的鱼排,恶狠狠地塞进嘴里,又不失优雅地飞快咀嚼,感觉十分有趣。

 “瑟兰迪尔,有什么问题吗?”他假装没有察觉儿子眼角余光投来的偷看,抿了一口酒后问。 

年轻精灵的视线遮遮掩掩流连过精灵王被深红液体润湿的嘴唇,滚动的喉头,宽阔的肩膀最后是握杯的修长手指,欧瑞费尔身上冷静而熟悉的味道令他忍不住想丢开刀叉扑上去拥抱父亲,蹭蹭他,亲亲他,缠着他直到彼此裹满对方的气息,不这样做他吞进肚里的蜜仿佛就要泼出来,甜煞他的父亲。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很好,ada,我只是,”他顿了顿,“很饿。”

评论(1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