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我先占个脑洞。照例不起名,没名的崽子好养活

和海螺开脑洞讨论的动物城au以及拉郎——萨凡纳猫!皇叔/哈瓦那棕猫!秦明
专业知识是海螺的,这点还没写到。bug全是我的。

动物们不穿衣服。食肉动物也不猎杀食草动物,他们吃虫子跟植物蛋白合成的高中低档仿真肉,当然也有种植肉


秦明在99.9%都是犬科动物的分局是朵十足的异类。
不光因为他是只猫,而且是只十分稀少,血统纯正的哈瓦那棕猫,在汪汪同事们的鼻子闻来,他那身油光水滑,整齐服帖,深棕近黑的皮毛无疑散发出用大把钞票保养过的气味。
新来的助理法医大宝是只草兔,她不以为然地抽抽鼻子,默默嘲笑那群傻狗——明明是另一只猫的味儿。还是公的。
春节刚调来时秦明对大宝百般刁难,无非嫌她是只小母兔,胆子小不说,一年到头都在发情。胆子小不小,大宝后来证明了,她就是一贼大胆儿,不知比林涛这怕耗子的德牧可靠多少。至于发情她也没办法,可她好歹晓得吃药勤洗澡,遮遮味儿再出门。
不像秦明,前半个春天后味像万花筒似的,今天是他明天是她,天天变,进了三月忽然一反常态,固定成一种。具体味道大宝不好形容,反正跟秦明很类似。贵,死贵死贵。
后来进入夏天,春季的疯狂劲儿散去,激情犯罪逐渐下降,随着太阳越来越毒,暴力犯罪却噌噌上涨。秦明不再洋溢性ᐂ满足的酸臭,而是腐尸的恶臭,但可恶的是每天下班他都能气味清爽的走猫,第二天浑身干净的上班。
大宝特想跟秦明蹭点儿除臭剂。秦明开抽屉时她偷瞄过,抽屉里有只喷瓶,这天正好标签朝上,露出一角标志。
嚯,大宝心里叫了声,南羽都实验室流出来的,难怪好用。八成还是没上市的新品呢。
到此大宝的脑瓜不得不多转一圈。去年南羽都集团总裁为分局捐赠了整套法医用设备和试剂,以及各种电子设备,旨在支持分局打击本市犯罪。早报特意用了两个版面报道南羽都公司的义举与它的总裁,大宝记忆犹新,总裁性别为公,种族为猫。大宝特意拿总裁跟他身旁露出局部的俄罗斯梗雇员做比较,计算得出他和一只中型犬的肩高体重相当。
也就是说,这是只比一般狗还大的猫。
嚯,这体型差。大宝内心已然把总裁和秦科长凑cp,污成了一列小火车。够重口的。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