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毛毛精


11. 

其实郭师傅沉默是因为他发觉这是两个顶好看的男孩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也没有影响他俩顶漂亮的脸蛋子,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尴尬。 

他平时真的不是那种只看脸的肤浅家伙。 

养大他的老和尚说他有灵气,教了他些捉妖除魔的本事,大妖捉不了,挡挡山精野怪还是管用的。老和尚还说妖精都会迷惑人,是吸精气要人命的,得提防他们。 

但郭师傅觉得这两只傻乎乎的小东西干不出什么坏事,你看他俩头顶毛茸茸的一小团祥云似的灵光,就知道一辈子没逞过大奸大恶。 

世道艰难,又是寒冬,不就是多口粮食的事儿么。 

12. 

真的不单单是口粮的问题。 

13. 

揭掉咒符,两精忙不迭变回狍子与狸猫。后半夜了,屋里不暖和,光屁股无论如何没有自带的皮毛抗寒。郭师傅是冻惯的,故而不是很冷,但实在困了,扯过被子倒头要睡。 

墙角又传来稀疏之声,郭得友顶不耐烦,骂了句:“又闹什么!”

墙角安静了。可没过多一会儿,郭师傅忽然觉得有东西在脚下撕扯自己被角。对狍狍什么都吃,而他家只有两床被子的恐惧支配了他,他挣扎着坐起:“你干什么……”

 “我冷……”糖糖可怜巴巴地说。 

郭师傅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想钻被窝?!” 

“狍狍也冷!”傻狍子蹦哒着小蹄子跳上炕。“狍狍也要钻被窝!”

“炕是给人睡的不是给狍子踩的!下去!” 

趁郭师傅和狍狍扯皮,糖糖赶紧躲进阴影团成团子,用大尾巴盖好鼻尖。热炕烤得他肚皮暖烘烘的,舒服极了。 

14. 

连续三天醒来时发现狸猫搭住他的脚睡到翻肚皮,而狍狍——人形的狍狍——拽过他整条手臂和三分之一张被子盖住自己,郭师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不合适。”他板住脸说。 

仿佛昨日重现,除了脑门的黄纸咒符,全身继续一丝不挂的糖糖和狍狍跪在床上,二脸懵逼。 

看,这就是为什么不合适。 

他们变人的时候不穿衣服。 

糖糖是个讲究精。听过他的描述,郭师傅认为他过去的行头非但自己买不起,就连糖糖现在也买不起。比起穿郭师傅的旧衣服,他宁愿不穿。 

狍狍是个自由精。同样来自糖糖的描述,郭师傅明白了一切布料都难逃经由狍狍那张破嘴重新进入天道轮回的命运,给他衣服不如直接给他嚼钱。 

所幸眼下是冬天,他们怕冷,变人的次数并不多,只在早晨梳洗时化形。 

然而那是一套非常非常漫长的梳洗。 

非常。漫长。 

15. 

作为一只狸猫,糖糖很不怕水。每天早晨他都要征用郭师傅的浴盆,注满热水泡半个小时,像猫一样慢悠悠地搓脸,清洗耳后,揉过每寸皮肤。等他跨出浴盆时肌肤如新雪,嘴唇似朱砂,湿漉漉的短发像刚刚研好的墨。 

他会换一盆新的水,然后狍狍加入进来,挤在同一个浴盆里给狍狍洗头发,仿佛他们还是两只习惯于相互舔毛噬耳的小动物。

狍狍还像两个朝代前的古人一样在头顶束好发髻,解下来可以铺满整个后背。他们有无限的耐心,几乎是一根一根地把那匹黑缎子洗净。 

这一刻房中弥漫着皂角的清香,明明是郭师傅平常在用的东西,他却在屋里根本待不住。他的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手不知该往哪儿搁,只好到院子劈柴。 

不过短短三天,一冬天要用的柴火都快让他劈出来了。 

16. 

“你们就不能用舔毛代替洗澡吗?”郭师傅很苦恼。 

糖糖和狍狍双双抖三抖,似乎同时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不行。我们体面精不用舌头给自己洗澡。” 

“没错,我们体面精不吐脸盆大的毛球。” 

17. 

体面精可以不吐毛球,但体面精不能不吃饭。糖糖个子小吃的少,仨瓜俩枣能打发,狍狍个头不大,胃口却抵了头大牲口,一天到晚吃不饱,见谁嘴动都难受。 

郭师傅屯粮时没打出狍狍的量,三九刚过,厨房就空了一大半,清点过后,他决定到镇上买些草料。 

变成人的狍狍跟在他身后,因为又得卖苦力回家又只能吃草,显得蔫不出溜的。 

自从得知郭师傅要断他的地瓜干茄子干萝卜干,改成顿顿吃草,狍狍见天儿抱着郭师傅大腿哭。他那双美目原本就水灵,浸了泪水更是会说话:狍狍想吃地瓜干啊呜呜呜。 

糖糖呸了口瓜子皮——真丢精的脸。卖屁股比心都搞不定的事儿,哭能管用么? 

18. 

狍狍蔫了一路,一到镇上忽然不蔫儿了。 

今天天气好,太阳暖到十分足,二楼花窗倚着许多小姐姐,花红柳绿地向过往路人招摇绣花手绢,带出香风阵阵,钻进狍狍的鼻孔。 

那种香味呀,狍狍既熟悉又不熟悉,很像是糖糖真丝手绢熏的味道,细闻却不太像。 

狍狍直舔嘴,直勾勾瞪着那一排花手绢,香香的可馋死他了。不过糖糖拍着他脑门千叮咛万嘱咐,出门在外不许乱吃,得郭师傅同意才能行。 

有小姐姐先注意到楼下的傻狍狍,鲜红的指尖朝他指指点点。狍狍虽然穿的朴素,褂子明显不合身,可姐儿都爱俏,能逗逗这个俊俏的少年郎也是好的。

 “那边那个小哥哥,上来坐坐嘛~”

 “来嘛,哥哥~” 

“你的话可以算便宜点哦~” 

狍狍听不懂,但总感觉小姐姐们盛情难却,像是要送手绢给他吃,所以又是傻笑又是鞠躬,快走几步拉住郭师傅,想说咱们要不然上去吧。 

小姐姐们见他俩是一起的,更加卖力招揽。其中一个认出郭师傅:“那不是郭师傅吗?带你那位小兄弟一起上来,我给你打对折咯~” 

郭师傅眼都没斜一下,扣住狍狍手腕横冲直撞往前赶。 

叫住郭师傅的小姐姐赶紧往红手绢中包了两块酥糖,用力一丢,扔进狍狍怀里。 

狍狍回头笑,笑得小姐姐们捂了心口。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