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rin



p1是狍狍的大白桃心

p2是气糊的明明






1.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并未有和尚。


山不是名山俊峰,庙也很小,和尚没有一个倒是正常。


郭师傅是山里的猎户,没爹没妈,就住在这小庙里。庙前有半亩地,庙后有小菜园,年景再不好,山里往深了走一走,总是能将就活下去。

可今年实在旱得厉害,郭师傅靠庙旁的无名湖勉强养活了苞米地和小菜园,要想过冬却是万万不能够的,还是要多打几只狍子,多鞣几张兽皮去镇上换粮好过冬,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给自己添顶皮帽子。



忙活过一通儿,郭师傅打量自己满满当当的小厨房一阵心满意足,锁了门突然想起夏天挖的陷阱还没填,得赶在大雪封山前把它处理好,不然大冬天祸害了动物可就造孽了。



这样想着,郭师傅背枪出了门,路上顺手打了几只肥兔子,一起扛在肩上。



到地方一看,还真造了孽。土坑不知什么时候有原来一倍深,两倍宽,有只傻狍子陷里面出不来了。




不知道困了多少天,狍子见人来急得直叫唤。郭师傅赶紧给它套上来,细细一看,发现傻东西折了腿。猎户很犯难,放了吧,这瘸腿狍子活不了,吃了吧,又实在瘦巴巴的没几两肉,他动了恻隐之心,一努劲夹胳肢窝底下往家走。

没留神身后跟了条黑乎乎的毛绒绒小尾巴。








2.


从这天起郭师傅家就遭了贼。

先是他蒸好的肉包,刚上桌准备晾凉,一转眼少了俩。家里除了屋角养腿的狍子就是他自己,谁偷了肉包又是怎么偷的呢?



郭师傅很生气。 



猪肉很贵的。天这么冷,去镇上赶集很难的。
但郭师傅不是小气的人,如果真是饿急了的小动物吃了两个肉包,吃了也就吃了。

转过天他进厨房准备稀粥,一眼看见灶上吊的兔肉干和腊肠各少了两条,窗台还丢了个冻柿子。

这就很过分了。

盯着灶台上一串小小的爪印,郭师傅心里有了谱。皮帽子有戏了。



3.

冬天的猎人很闲很闲,他可以一整天端枪坐在窗边,守着门口的陷阱。



小贼好几天没有出现了,郭师傅帽子扣在脸上,恹恹地有些无聊,无聊便犯困,犯困便打瞌睡。




结果他白天睡太多,晚上睡不着,半夜刚翻身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房间某处响起了闹耗子的动静。




那肯定不是耗子,耗子不会说话,除非是耗子精。 



咔嚓咔嚓。吧唧吧唧。

“……糖糖,我还想吃柿子。”

“吃什么吃!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拿了一个!”

“没有就没有,你打我干嘛!”

“诶呦你个傻狍子,小声点,给他吵醒咱俩就没命了!”

“我自个儿挖了那么大坑,多吃点不应该吗!”

“吃吃吃,还有茄子干,少说话。”

“……糖糖,我们要在这里过冬吗。”

“废话,不然你修洞去啊。” 


“哦,好哒!”








4.

郭师傅的猎枪上了膛,火折子点了亮。



只见墙角面对面盘腿坐着一对儿男孩子,手捧他辛苦腌制的兔肉和茄子干,腮帮子鼓鼓的,眼睛瞪大大的,显然吓傻了。



郭师傅一把掏出怀里捂得热乎的咒符,一精一张甩他们一脑门。






5.


两精头贴黄符,赤身光腚,满嘴油光地跪在地上。

郭师傅手端猎枪坐在炕头,四平八稳,不怒自威。



大老爷发话了:“说吧。”



两精丧眉搭眼。



“他叫狍狍。”



“他叫糖糖。”



“他是狍子精。”



“他是狸猫精。” 


“自己说自己的。”

“我是好精!”

“我也是好精!”


“有只死豹子精撞塌了我们的洞。您不知道,他那么胖!那么黑!那么凶!那么壮!”


“真的,我俩也是没办法。”


“猎户老爷,您说我们一只小狸猫一只傻狍子,没有窝没储备粮,我们怎么活呀。”



“怎么活呀,嘤嘤嘤。”



说着一唱一和哭了起来。






6.

都说精怪嘴里没真话,放到糖糖和狍狍身上一半对一半不对。



豹子精是撞塌了他俩的藏身洞。可那是有前因的。



想当年糖糖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精,养着自己和狍狍这么个逮什么吃什么的烧钱玩意儿还绰绰有余,但天有不测风云,怪就怪在糖糖贪杯。



他偶然得到一箱好酒,喝美了便拉狍狍一起喝。糖糖酒品是好的,醉倒在狍狍怀里一睡不起,狍狍可管不住自己,嚼了糖糖的衣服鞋帽手帕子,连糖糖卷在裤衩里的银票一块儿吃了。

糖糖酒醒后气得死去活来,光着屁股用没剩几根的小黄鱼一条一条砸狍狍。那么大一只狍狍恨不得把自己缩回娘胎里去,抱住脑袋细声细气地嘤嘤嘤:“糖糖你别砸啦,我错了我错了。”

糖糖哭得直冒鼻涕泡。“我的香奶奶!我的雕牌!我的巴宝莉!我的江诗丹顿!”

狍狍没进过城,不是很懂糖糖这种时髦精的痛。

“你就是个傻狍子!”

“对对对我是傻狍子。” 



“赔钱货!”

“赔钱货赔钱货。”

糖糖哭着想我他妈为什么要养个拖油瓶。

狍狍作为长期被包养对象一直对这个问题非常敏感,看糖糖纠结的眉眼就知道糖糖又想扔了他。

他赶紧用屁股冲着糖糖,肥美屁屁上有颗完美的大白桃心。

“糖糖糖糖,狍狍喜欢你哦~”

糖糖瞅着桃心,那么柔软,那么蓬松,那么完美,“昂”的一嗓子哭倒在狍狍的屁股毛里。



7.


糖糖哭够了,变回狸猫准备带狍狍去吃大户。

大户是他一表八百里的表亲,一只叫明明的花豹精。



明明这种大户跟糖糖不是一个品种。



糖糖碰上个好师父,得道前将万贯家财留给了还是小狸猫的糖糖。明明呢,白手起家,全靠自己,开源节流,主要靠抠儿。



故而明明很不待见糖糖狍狍来吃白饭。可明明欠糖糖一笔精情债,一直没能两清。



白饭一吃吃三年,明明忍无可忍了。



真的,明明受够了。



新进的布料全给糖糖做了衣服,泊来的咖啡豆好不容易种活,全让狍狍给啃了。



狍狍还老想啃明明头发,啃不着就逮着机会舔,把明明发际线都舔后退了。



明明愁的呀,三年掉了四十斤。





8.

转机出现在入冬前。



转机是一头哮天犬。体重顶了十八个狍狍,狗爪子有糖糖那么大。

明明叫他涛涛,涛涛天天把明明叼进自己怀里舔毛,完全无视明明已经是只二百斤的喵喵。

糖糖和狍狍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涛涛以后得吐出多大一个毛球啊!


9.
再然后,有涛涛撑腰的明明下逐客令了。


愤怒的糖糖指责明明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并指使狍狍嚼光了明明新一季的冬装。

明明气得脸色煞白四肢冰凉,变回原型发现自己简直成了一堂八千里的堂亲暹罗猫精,脸和四爪都糊了。

黑脸明明叼起糖糖,腾云驾雾直奔糖糖的洞府,涛涛咬着狍狍紧随其后。

事到此时仍旧可以挽救,只可惜明明忘记他已经是不止二百斤的喵喵,惯性巨大,一头冲塌了糖糖和狍狍的山洞。

四精一同呆若木鸡。

明明佯装镇定:“有困难……你就来找我吧。”

这是明明这辈子说过的最大方的一句话。





10.

经过糖糖巧舌如簧的改编,这的确是个人默精泪的故事。










【TBC】




















评论(20)

热度(71)